河南快赢481软件破解|河南快赢481兑奖规则

首頁>文學資訊>文學評論

周子湘:從獨具一格到自成品格——“海外打工系列小說”閱讀札記(毋燕) 

文章來源:發表時間:2019-02-27

  認識周子湘是在一次文學創作活動中。溫婉優雅的她不僅寫詩,還創作小說,而且寫得很有自己的風格,緣于興趣和工作原因,我開始關注她的文學創作。

  周子湘是一位80后滿族青年女作家,她的小說創作鮮明地呈現出勃然上升勢頭,無論在思想立意的構建上,還是人物形象的塑造刻畫和語言表現中,都呈現出一種從容探索時代大潮中,底層人物起伏跌宕命運的文本特色——在希冀中追求,在渴望中掙扎,因此有小說人物在欲望中沉淪,但也有小說人物歷經坎坷、執著堅定的追求過程,既具有社會性人文性的宏觀深析,又流淌出女性的內心情感與品質。功力與才情并存的周子湘,勤奮耕耘在小說的世界里,寫出一系列自成風格的作品。

  一、《慢船去香港》: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印象深刻的是她的短篇小說《慢船去香港》,最早發在《民族文學》2017年第10期,后被《小說選刊》2017年第11期轉載。在2018年第2期的《民族文學》上,又被翻譯成朝鮮文、維吾爾文、蒙古文、哈薩克文、藏文五種文字。

  2018年9月27日,第九屆“茅臺杯”《小說選刊》獎頒獎活動在素有東方瑞士美譽的青島舉行。《慢船去香港》獲得“短篇小說獎”。獲獎作品分別有:短篇小說《瑪多娜生意》(蘇童)、 《慢船去香港》(周子湘)、《寫一本書》(郝景芳);中篇小說《借命而生》(石一楓)、 《黑畫眉》(老藤)、《母親》(曹寇);微小說《絕世珍品》(劉浪)。

  周子湘的創作視角很獨特,短篇小說《慢船去香港》,塑造了一個掙扎在社會底層的女性茉莉,她的希望、挫折、孤獨、抗議和絕望。作者選取了海外打工者這個特殊的社會群體為描寫對象,關注這個群體在理想與現實遭遇之間的心靈碰撞和精神狀態,著意揭示底層人物的靈魂訴求。作者在獲獎感言中寫道,這是一段她在香港郵輪工作的打工記憶。郵輪上有很多來自內地的打工妹,小說主人公的人物原型就來源于她曾經的同事。“我也是其中一員。這群女工帶著夢想,也帶著在現實生活中的遭遇和碰撞,在異地他鄉生存著。我用自己的筆,記錄和挖掘她們靈魂深處的訴求,觸摸她們的脈搏跳動。”藝術源于生活,卻高于生活,只有在生活經歷的積淀中,用心感受,勤于思索,才能捕捉到創作的靈感和神韻。

  小說的女主人公茉莉,是一個城市底層平民家庭的女孩,本有著一份安定體面的工作,家中卻突遭變故,為了支撐起風雨飄搖的家,她不得不前往香港打工,掙取高工資養家。她是奔著行政秘書職位去的,夢想可以穿上職業套裙,在干凈明亮的辦公室工作。但現實殘酷,前往應聘的人太多,水漲船高,招工的人事部門根據學歷和長相等諸多因素,將人分為三六九等。結果茉莉只謀得了餐廳服務員的工作。期待的夢想與現實的窘迫,落差太大,茉莉心有不甘。在繁重體力勞動的生活掙扎中,她從未放棄尋找新生的希望。終于傳來行政部秘書要離職生孩子的消息,茉莉滿心歡喜,以為只要獲得職位,自己的命運就能重新洗牌。

  然而,命運和茉莉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她在追逐夢想的途中深受打擊,最終走向絕望。她視副船長為獲取秘書職位的關鍵人物,為了抓住這根“救命稻草”,茉莉想盡辦法接近副船長。很不幸,茉莉傾其所有,在付出身體的代價后,一切卻終化為泡影。新的總經理秘書任職了,不是茉莉,而是一個香港女孩。

  “茉莉端著盤子,站在總經理秘書的身后,整場酒會來回穿梭,端菜,倒水,換餐盤,收拾桌上女孩吃剩的魚刺、雞骨頭。茉莉走來走去的身影越來越小,她盤著的頭發散了一縷。她不說一句話,臉上沒有表情,那縷散落的頭發拍打著她的臉,她毫無知覺。”茉莉最后的一絲希望破滅了,她絕望地陷于生活的沼澤中。帶著恐懼、無助,還有對人生的迷惘,她縱身投進蒼茫冰冷的海水之中。

  小說雖短,卻頗具匠心。

  首先,主旨深刻,鑒于短篇小說的體例,《慢船去香港》酷似一幅速寫,再現了打工者茉莉被城市生活挾裹前行而最終隕落的悲劇性命運。完整、曲折的故事,令人唏噓不已,但更令人深思:現代女性應該如何在時代變革中尋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價值?“我想回家,我最怕這里的夜晚和大海了,永遠望不到頭,不知道前面是什么,不知道我自己是什么。”

  茉莉也有過如花般鮮艷的青春夢想,但毫無征兆的家庭變故令她不得不重新選擇人生,面對家境的衰落。理想與現實的巨大鴻溝,讓茉莉在選擇中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故鄉是再也無法回去了。小說中的另一個小人物“阿財”,有一筆亮色。在冷漠的繁華大都市中,同是打工者的阿財,是唯一關心茉莉的人。他喜歡茉莉,送茉莉套裙和鏡子,照顧她的生活,得知茉莉獨自去醫院打胎后尋找茉莉,陪伴她,甚至在茉莉自殺前幫她完成遺愿——送茉莉的骨灰回家。

  小說結尾寫道:“前面的院子里開滿了月季花,阿財敲響了茉莉家的大門。”母親受傷致殘治療,需要大筆資金,父親失去工作,這個家庭本還有茉莉的收入作為依靠,雖然杯水車薪,但至少還有希望。但當深陷困境的茉莉父母看到女兒的骨灰盒時,他們的生活會陷入怎樣的無邊深淵中?小說就此停筆,發人深思。小說揭示了社會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底層人物的生存境遇與文明的進步如何才能縮小差距?正如這篇小說的授獎詞所寫:“城市的璀璨吸引人們飛蛾撲火般云集,使它匯集智慧、夢想與熱力,但是文明的陰影里卻也充滿血淚和罪惡。”

  作者設置了兩條線索,小說的主線是,茉莉不甘做餐廳服務員而夢想成為行政秘書,為此追求夢想,直至夢想破滅。同時,阿財對茉莉的感情則為一條暗線,貫穿始終。作者呈現出深刻的現實主義和人文主義精神,通過茉莉的命運,不動聲色地批判了現實,又通過阿財這一人物,閃現出溫暖的人性觀照。但值得深思的是,阿財的愛情于茉莉而言,并不能解決茉莉家庭面臨的巨大經濟負擔,他們兩人的價值觀也不符。于是,小說結尾是茉莉和阿財兩個人的悲劇,這正是底層人物現實處境的尷尬與無奈,也折射出當下青年男女婚戀的觀念和現實選擇。

  這篇小說的語言敘述純正,伏筆嫻熟,娓娓道來,平靜而冷峻的敘述中,卻有細膩的情感,形成一種沉穩而成熟的文學意蘊,雖冷靜克制,但文字卻飽含張力,帶給讀者一種獨特的美感。成熟寫作理應無須渲染,穩重大氣,以及一顆靈魂在沉淀人生經歷時的冷靜。

  二、《天涯廚王》:千帆過后,青山依舊

  周子湘的另一篇代表作,中篇小說《天涯廚王》刊發在2017年第11期的《人民文學》。

  與短篇小說《慢船去香港》相比,中篇小說《天涯廚王》在體量上有力地拓展了小說的寬度與厚度,更加展現出作者對故事敘述把控的能力,穩健從容,廣博老道。

  小說以中國人闖南洋為敘述背景。南洋,指的是新加坡。顯而易見,這樣一個地域環境,置身其中的主人公無論從生活方式,還是內心變化上都別具一格。依托具有異域風情的地域文化描寫,周子湘將藝術構思的魄力,融入遙遠的歷史韻味,書寫出一篇現實與歷史遙相呼應的女性打工小說,氤氳故事并貫穿始終的是人性的堅韌與開拓。小說講述廚王家族三代人的堅守,字里行間呈現中國手藝人對“藝”和“文化”的傳承。《天涯廚王》描述的是普通人的奮斗、求索過程和精神歷程,是一篇平民奮斗、女性成長的小說。

  這篇小說塑造了具有傳奇色彩的女主人公李繡娘。李繡娘約三十幾歲,從家鄉青島只身一人前往新加坡打工。一出場,和她談了一年多戀愛、即將談婚論嫁的男友,卻借口李繡娘不會縫扣子也不夠溫柔,而另覓新歡。李繡娘在難過了一下午后,“她把藍白格子的床單掛在宿舍門口,對著男工的宿舍樓喊:‘看見沒,我自己的床單破了都不會縫,扔了買新的!你還讓我給你縫扣子,姑奶奶我不會,我可沒說要嫁給你!’”一個灑脫豁達、敢愛敢恨的女子形象躍然紙上。

  然而就是這個自稱“姑奶奶”的打工女孩,“工廠里的男工再不敢接近她,女工也繞著她走。”一個剽悍潑辣的女孩,似乎并不能令人喜歡。然而隨著文章的展開,她展現出全貌——一個感情細膩真摯的女子,癡迷于廚藝又頗多領悟,關于烤馕的制作,關于食材的搭配與變通,都研究得如癡如醉;勤快熱情,又慷慨大方,為遠離家鄉的海外打工者們不時做出家鄉的味道,給予在外漂泊的孤獨的心靈以溫暖,以精湛的廚藝和人格魅力,收獲了廚師長陳凱文的欣賞和愛情。

  小說敘事緊湊,信息含量厚重,以李繡娘承接祖輩廚藝的使命感為故事線索,寫出了不同人物的命運,祖父下放新疆農場,父親含辱一生無法施展廚藝貧病而死,師傅玉素甫堅韌而凄涼的人生,都成為特殊年代特殊地域的文學寫照。小說另一人物,女工段寄夢,是李繡娘在工廠盡心竭力帶出來的徒弟,本該有著美好的前程,段寄夢在有錢后卻沉迷于賭博,迷失了自我,一步步沉淪。被賭徒追債時,段寄夢向李繡娘借錢不成,起了報復之心,竟在一次重要的廚王大賽中陷害李繡娘,使李繡娘輸了比賽。

  李繡娘的遭遇,實際是異鄉打工生活中,真實打工群體的一個人性縮影。李繡娘輸了比賽后,并未灰心,當場支起鍋灶,另做菜,憑借自己真實的廚藝征服全場,成為無冕廚王。從小說的敘述中,讀者感受到,在炒鍋的上下翻炒間,李繡娘凝聚精神,全身的力量都源自心中沉甸甸的父輩精進廚藝的囑托和期待:“繡娘,爸爸要走了。爸爸這輩子沒本事,你爺爺的手藝,要斷在我手里了。你要爭口氣,給爸爸和爺爺爭口氣,給咱們家爭口氣。”人生百味,五味雜陳,特殊年代里,一生無法施展廚藝的父親,卻把最真摯的愛給了家人,師傅玉素甫的疼愛、教導,祖輩廚藝的榮耀,這些都滋潤著李繡娘的心靈,她的心靈無比豐潤,才能在輸了比賽后,成為無冕廚王,茁壯出強大的內心。

  再往深層探究,能使李繡娘一直走下來,并在異國打工生活中活出人生精彩的力量,正是人性在磨難中的溫暖,對信念的堅守,和一顆純粹的堅韌之心。而這些,水到渠成地構成小說故事構架和思想立意的一個精神高度。

  周子湘在環境的渲染上值得稱道,小說有幾處寫得意蘊醇厚,對于人物形象的刻畫起到了很好的烘托作用。

  譬如關于新疆農場的文字。“新疆老鄉說那里的羊群都是自由的。黃羊也是自由的。狼們妄想了千百年,也沒有剝奪它們的自由。一邊是天山的千年雪峰,一邊是廣漠的大草原,中間隔著大片羊群,遙遙握手。在羊群馬群雪豹之間,生活著人群。我爸除了做飯,還要墾荒。他說,每一鎬落下,堅硬的荒地都通過鎬頭和他的手臂,震擊著他的心臟。他有心臟病,經常上不來氣,干一會兒,他就把鎬頭拿在手里大口喘氣。我覺得不是他在墾荒,而是荒地在捶打他。”這段描寫在介紹父親生活辛勞的同時,又寫出父親的身體狀況,還交代了狼群的存在,不動聲色地為后面父親雪夜趕路,為女兒送海參險些喪命做了鋪墊。

  又譬如關于新疆冬天的描寫。“那里的冬天,四周沒遮沒擋,寒風呼嘯,雪打在臉上沙沙地疼。雪很深,玉素甫說,他的腳每抬起一次,走一步,費的力氣是平時的三四倍。才走了幾里路,他的心跳就劇烈起來,棉衣越來越沉重,里面全是汗,他心里著急,腔子里一團火似的,一股股熱氣直噴他的下巴。而棉衣外面是刀子一樣的寒風,熱氣一吹散,身上又篩糠般打抖。”

  作者一石二鳥,用一波三折的情節設置展現出生存的艱難和父親雪夜為女兒送海參的一腔父愛:“新疆冬天的夜晚,哈口氣就能凍成冰。父親冷得受不了,從口袋里摸出一個小瓶子,里面是他不離身的高粱酒。他用牙去咬蓋子,咯嘣一聲,碎的竟然是瓶頸。玻璃都經不住這樣的寒冷。父親把刀鋒一樣的瓶口對著嘴,把酒倒進去,冰天雪地已經麻木了他的嘴唇。高粱酒流進他的喉嚨,燙出一道火花亂迸的痕跡,落進胃里是一團火。火舌燒著他的全身,他的腦子變得灼熱迷蒙一片。他邊走邊喝,為了給自己壯膽,他號叫起來。不久,他聽見遠處有誰應和著他的號叫聲,像一聲聲號哭。他猛然全身一激靈,是狼。”

  中篇小說《天涯廚王》,無論從小說的立意、思想、格局,還是人物形象的刻畫、語言運用以及細節描寫上,都顯現出作者的用心和獨到。洗練的語言,鮮活的人物,引人入勝的情節,處處透出一位成熟作家的秉質和才情。雖然是一位青年作家,卻有著小說寫作的老道。

  在周子湘的海外打工系列小說中,從《新加坡河的女兒》到《惘然記》、《天涯廚王》、《別了,蘇菲》再到《慢船去香港》,她獨辟蹊徑,以見證者的眼光,書寫自己曾經在海外生活中的獨特記憶,集中描寫了一批打工者走出國門后,在異地他鄉的夢想、迷茫、掙扎、奮斗的歷程,用女性獨特的觀察視角和心理感受,細膩刻畫了一個特殊群體的生存境遇和內心的情感世界。

  據商務部對外投資和經濟合作司提供的數據,2016年,中國派往境外的務工人員為49.4萬,到年底還留在國外的各類務工者為100萬左右。中國累計派出的勞務人員已有850萬。“中國海外勞工,一個龐大的群體,卻是隱形的。世界上100多個國家里,散落著這些隱形的群體。”周子湘說,這么多的中國海外務工兄弟姐妹,生存在不知名的國度里、角落里。他們不被人發覺,我力圖書寫出他們的心靈故事,這是我和一代青年面向世界的探索意識。

書記信箱 陜西省作協
微信公眾號
河南快赢481软件破解 广东南粤36选7专家推荐 中国体育彩票官网 31选7一晚上体彩开奖 竞彩篮球赛 三分赛车是哪里开奖的 北京5分彩全天计划 快3开奖号码江苏 二分彩走势图 秒速时时官网下载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